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主页 > 2017马会开奖记录 >
刚送“斗士”,又别“诗魔”丨洛夫代表作选_艺术诗歌_
* 来源 :http://www.erbaliu.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3-23 17:57

(选自《中国新诗百年大典·第九卷》,洪子诚、程光炜主编,长江文艺出版社2013年)

?清明

——西贡诗抄

我们委实不便说什么,在四月的脸上

有泪残酷如花

草地上,蒲公英是一个放风筝的孩子

云就这么吊着他走

云吊着孩子

飞机吊着炸弹

孩子与炸弹都是不能对之发性情的事物

咱们委实不便说什么的事物

清明节

大家都已习惯这么一种游戏

不是哭

而是泣

 

?沙包刑场

——西贡诗抄

一颗颗头颅从沙包上走了下来

俯耳地面

隐闻地球另一面有人在唱

自悼之挽歌

浮贴在木桩上的那张告示随风而去

一副丢脸的脸

自镜中消失 

 

?蝶

法利赛人锤子上的血迹还不干

你又作了第二个祭品,这是一九五八年

主啊! 拔掉你的十字架,我已后悔

我哭着把春天的一只脚

钉在墙上

自以为实现了一次美的征服

却不是罗丹所能容忍的

沉思的人比影子还冷

今后我再也不敢给思维以翅膀

怕也被人攫住,而后钉死

 

?石室之死亡(选五)

1

只无意偶然昂首向街坊的甬道,我便怔住

在清晨,那人以裸体去背离死

任一条黑色支流咆哮横过他的脉管

我便怔住,我以目光扫过那座石壁

上面即凿成两道血槽

我的面容发展如一株树,树在火中成长

所有静止,唯眼珠在眼睑后面移动

移向良多人都怕谈及的方向

而我确是那株被锯断的苦梨

在年轮上,你仍可听清楚风声,蝉声

11

棺材以虎虎的步子踢翻了满街灯火

这真是一种奇怪的威风

如同被女子们折叠很好的绸质枕头

我去远方,为自己找寻葬地

埋下一件疑案

刚意识骨灰的价值,它便飞起

松鼠般地,往来于肌肤与灵魂之间

确知有一个逝世者在我心田

但我不懂得你的神,亦如我不理解

荷花的升起是一种欲望,或某种禅

12

闪电从左颊穿入右颊

云层直劈而下,当回声四起

山色突然逼近,重重撞击久闭的眼瞳

我便闻到时间的腐味从唇际飘出

而雪的声音如斯火暴,犹之鳄鱼的肤色

我把头颅挤在一堆长长的姓氏中

墓石如此谦逊,以冷冷的手握我

且在它的室内开凿另一扇窗,我乃读到

橄榄枝上的愉悦,满园的雪白

去世亡的声音如此温婉,犹之孔雀的前额

36

诸神之侧,2233kjcom看资料,你是一片阶石,最后一个座椅

你是一粒糖,被迫去诱开体内的一匹兽

日出自脉管,饥饿自一巨鹰之眈视

我们赔了昨天却赚够了灵魂

任多余的肌骨去作化灰的努力

你就是那最素的一瓣,晨光中

我们抬着你一如抬着空无的苍天

美丽的死者,与你偕行是应那一声熟习的召唤

蓦然回忆

远处站着一个望坟而笑的婴儿

60

正午,一匹黑猫在屋脊上吃我们剩下的太阳

有人咆哮,有人握不住掌心的汗

有人拥抱一盏灯就像拥抱一场战役

唯四壁静破如神

稳稳抓住了世界的下坠

我们也偶然去从事收购骨灰的行业

号角在风中,怒拳在桌上

是谁? 以素来福线中旋出来的歌声

诱走我们一群新郎

刀光所及,太阳无言

 

?烟之外

在涛声中号召你的名字而你的名字

已在千帆之外

潮来潮去

左边的鞋印才下昼

右边的鞋印已薄暮了

六月原是一本很感伤的书

终局如此之凄美

——落日西沉

我依然凝视

你眼中展示的一片纯白

我跪向你向昨日向那朵美了全体下午的云

海哟,为何在众灯之中

独点亮那一盏茫然

还能捉住什么呢?

你那曾被称为雪的眸子

现有人叫做

 

?雾之外

一只鹭鸶

在水田中读着“地粮;

且绕着某一定点,旋走如雾

偶尔垂首

便衔住水面的一片云

寻思,香港tm46开奖成果。不外乎想那些

太阳是不是虚无主义者之类的问题

左脚刚一提起,全部身子

就不知该摆在雾里

或雾外

一展翅,宇宙随之浮升

凌晨是一支闪熠的歌

在雾中自然

如果地平线?起将你系住

系住羽翼呵系不住飞翔

 

?金龙禅寺

晚钟

是游客下山的小路

羊齿动物

沿着白色的石阶

一路嚼了下去

假如此处降雪

而只见

一只惊起的灰蝉

把山中的灯火

一盏盏地

点燃

 

?焚诗记

把一大叠诗稿拿去烧掉

而后在灰烬中

画一株白杨

推窗

山那边传来一阵伐木的声音

 

?大地之血

昨夜风起

咱们大家都说

枯叶爱火

解冻的河川

闪着软腰

带走一大群鱼婴

所有会唱歌的果子

抱着一棵树

边跳边焚烧起来

一山动众山狂啸

种子,母亲的手,水个别执住大地

推开重重巨石的门,子宫内一条龙在涌动。

我们势将守住此一时刻,芬芳的成长跟死亡

我们势将埋下核,任其成为大地之血

我们的意思在创痕那边,我们终将达到的那边

我们走进脉管如一支队伍

我们占领生之广场

我们安排一株桃树

在风中

受孕

 

?午夜削梨

——汉城诗抄之七

冷而且渴

我静静地望着

午夜的茶多少上

一只韩国梨

那确是一只

触手冰凉的

闪着黄铜肤色的

一刀剖开

它胸中

竟然藏有

一口好深好深的井

战栗着

拇指与食指微微捻起

一小片梨肉

白色无罪

刀子跌落

我弯下身子去找

啊! 满地都是

我那黄铜色的皮肤

 

?与李贺共饮

石破

天惊

秋雨吓得骤然凝在半空

这时,我乍见窗外

有客骑驴自长安来

背了一布袋的

骇人的意象

人未至,冰雹般的诗句

已挟冷雨而降

我隔着玻璃再一次听到

羲跟敲日的叮当声

哦! 好瘦好瘦的一位书生

瘦得

犹如一支精致的狼毫

你那宽大的蓝布衫,随风

涌起千顷波涛

嚼五香蚕豆似的

嚼着绝句。绝句。绝句。

你激情的眼中

温有一壶新酿的花雕

自唐而宋而元而明而清

最后注入

我这小小酒杯

我试着把你最得意的一首七绝

塞进一只酒瓮中

摇一摇,便见云雾腾升

语字醉舞而平仄乱撞

瓮破,你的肌肤脆裂成片

旷野上,隐闻

鬼哭啾啾

狼嗥千里

来来请坐,我要与你共饮

这历史中最黑的一夜

你我显非容易人物

岂能因不入唐诗三百首而相对发愁

从九品奉礼郎是个什么官?

这都不必去管它

当年你还不是在大醉后

把诗句呕吐在豪门的玉阶上

饮酒呀喝酒

今晚的月,大略不会为我们

这千古一聚而亮了

我要趁黑为你写一首艰涩的诗

不懂就让他们去不懂

不懂

为何我们读后相视大笑

因为风的缘故

昨日我沿着河岸

漫步到

芦苇弯腰喝水的地方

顺便请烟囱

在天空为我写一封长长的信

潦是潦草了些

而我的情义

则晶莹亦如你窗前的烛光

稍有暧昧之处

势所不免

 

?因为风的缘故

此信你是否看懂并不重要

主要的是

你务必在雏菊尚未全部凋零之前

赶紧发怒,或者发笑

赶快从箱子里找出我那件薄衫子

赶快对镜梳你那又黑又柔的妩媚

然后以整生的爱

点燃一盏灯

我是火

随时可能会焚烧

由于风的缘故

 

?剔牙

中午

全世界的人都在剔牙

以银白的牙签

安详地在

剔他们

洁白的牙齿

依索比亚的一群兀鹰

从一堆尸体中

飞起

排排蹲在

疏朗的枯树上

也在剔牙

以一根根瘦小的

肋骨

 

?挖耳

谣诼蜂起

一些随风而逝

一些具化为油质的耳垢

不仅痒

还隐隐作痛

匆匆伸进一根掏耳器

室外风雨顿时大作

掏耳器在宇宙鸿蒙中运作

先掘一条缝

再挖一个小洞

陡见一束天光斜斜射入听道

雨收云散

青空朗朗

笨拙的话语

已化作深山钟声的回荡

掏耳器渐渐从最深处退出

 

?山寺晨钟

满山浓雾

为天地布下一大片空白

山寺

刚做完一场荒凉的梦

晨钟便以泼墨的方式

一路洒了从前

哐的一声撞在对面山顶上

回声中搀和着

地平线下太阳分娩时

阵痛的叫唤

 

?昙花

反正很短

又何苦来这么一趟

昙花自语,在阳台上,在飞机失事的下战书

很快它又回到深山去了

连续思考

如何再短一点

 

?我在腹内喂养一只毒蛊(隐题诗)

我与众神对话通常都

在语言覆灭之后

腹大如盆其中显然盘踞一个不怀善意的胚胎

内部的骚乱预示另一次龙蛇惊变的险局

喂之以精血,以火,而隔壁有人开始惨叫

养在白纸上的意象蠕动亦如满池的鱼卵

一经孵化水面便升起初荷的灿然一笑

只只从鳞到骨却又充塞着生之凄惶

毒蛇过了秋天居然有了笑意,而

蛊,仍然是我的最爱

 

?南瓜无言

藤蔓,从无人处

汹涌而来

南瓜藤越长越长

我的诗

越写越短

南瓜无言

正因为无话可说

肚皮越长越大

剖开

一半很甜

另一半带点隔夜的木樨花味

不知所云

 

?苍蝇

一只苍蝇

绕室乱飞

偶尔停在壁钟的某个数字上

时光在走

它不走

它是时间以外的货色

最难抓住的货色

我蹑足追去,它又飞了

居住在一面白色的粉墙上

搓搓手,搓搓脚

警戒的复眼、近乎深蓝

睥睨我这空幻的存在

扬起掌

我悄悄向它逼近

搓搓手,搓搓脚

它断定渴望一杯下战书茶

它的呼吸

深深牵引着宇宙的呼吸

搓搓手,搓……

我冷不防猛力拍了下去

嗡的一声

又从指缝间飞走了

而,墙上我那碎裂沾血的影子

急速滑落

 

?午夜鼾声

发动机开启

妻的鼾声飞身而起

绕着天花板转了一大圈

又回到枕边

我惊醒了

手伸进棉被里

抓到一尾鲭鱼,生猛得很

推开枕头去上厕所

梦纷纷叛逃

掉了一地的鳞片

相干的主题文章: 相关的主题文章: